豫東戰役考辨:這一仗不是“慘勝”,而是怎么評價都不為過的戰役

2019-10-19 16:49 評論數:

1948年6月爆發的豫東戰役,共殲敵9萬余人。關于這一仗的戰略意義,軍史戰史均給予相當高的評價。

然而,也有一些同志對這場戰役認識存在偏頗,甚至認為是“慘勝”。主要基于:一是國民黨將這場戰役稱之為“中原大捷”,黃百韜等人更是因這場戰役獲得了青天白日勛章;二是我在此次戰役中傷亡較大,共2萬5千余人,甚至是孟良崮戰役傷亡人數的兩倍;三是我戰役收局時,由于多路敵人尾追而至,我有數百名傷員及掩護人員被俘。

首先讓我們看一下中央軍委是如何評價這場戰役的:“慶祝你們繼開封勝利之后,在豫東殲滅蔣敵區壽年兵團、黃百韜兵團等部5萬余人的偉大勝利”。中央軍委評價一場戰役時,很少用到“偉大”兩字。毛澤東也興奮地說:“解放戰爭好像爬山,現在我們已經過了山的坳子,最吃力的爬坡階段,已經過去了”。

毛澤東的評價,是一種形象的比喻。但這個比喻內涵極深、定位極高:以豫東戰役為標志,解放戰爭“最吃力的爬坡階段”已過,真正迎來了戰略轉折。

帥克以為,豫東戰役不僅創造了國民黨第一個省會城市被攻克,國民黨軍第一個兵團司令被生俘,解放戰爭爆發以來我一次戰役殲敵最多等多個第一記錄,還有著更深一層的戰略意義和影響。直白點說,豫東戰役是怎么評價都不為過的一場戰役。

其一,經過豫東戰役,我南線戰局徹底改觀了。

劉鄧千里躍進大別山和華野“七月分兵”后,一年來的中原戰局態勢是,敵我基本上呈拉鋸戰。雙方攻防基本上達到了一個飽和點。從我方角度講,自孟良崮戰役后,一直沒有打一個較大規模的殲滅戰,從而一舉打開南線戰局。

豫東戰役恰好將這一個“死扣”解開。由于該戰役吸引了國民黨軍中原地區幾乎全部的機動力量向豫東戰場云集,包括戰力最強的邱清泉兵團、胡璉兵團和戰力較強的黃百韜兵團,這給中原兩翼造成了很大空虛。在這種戰略態勢下,不僅豫東戰役本身大勝,還直接附帶催生了另外三個戰役:

——劉鄧乘胡璉的第18軍北援豫東戰場,敵第15綏區部隊陷于孤立的有利時機,乘機發起襄樊戰役,一舉攻克襄陽、樊城等城,殲敵2萬余人,俘敵綏區司令康澤以下官兵1萬7千余人。

——山東兵團許世友、譚震林部,乘敵整編第25師馳援豫東戰場之際,乘勢發起兗州戰役。原本上,黃百韜的整編25師自徐州北解兗州之圍。但豫東戰場告急,蔣介石令黃趕往豫東戰場“救火”。山東兵團乘機攻取兗州,此役共殲敵3.8萬余人。

——蘇北兵團韋國清部,則乘勢攻克了隴海路新安鎮海州段之房街、阿湖、城頭等據點。接著又攻克淮河中心區的漣水、眾興、宿遷等重要城鎮,殲敵近萬。

真可謂是牽一發而動全身。豫東戰役連同催生的三個戰役,使南線戰局如同多米諾骨牌一樣產生連帶效應,從而一舉被我徹底打開。

其二,經過豫東戰役,國民黨軍徹底被打怕了。

對于打豫東戰役這樣的硬仗、惡仗、險仗,一般人是絕不敢下決心的。劉伯承就曾說過:“這樣的仗我是不敢下決心打的”。同樣,國民黨更是意想不到我軍敢于同他們這樣大打、強打、狠打。

豫東戰役過后,國民黨召開專門會議進行檢討。他們認為,此次豫東會戰,“共軍表現特異的有3點:敢集中主力作大規模之會戰決戰;敢攻襲大據點;對戰場要點敢作頑強固守,反復爭奪”。

豫東戰役我雖總體上處于劣勢,但卻敢于會戰決戰,這種開端和震懾對國民黨軍來說,特別是一線指揮將領來說,實在是太可怕了。這種骨子里的真正忌憚那才是真的忌憚。這種忌憚與戰后黃百韜等人得到的青天白日勛章形成了鮮明的反差。

簡單梳理一下解放戰爭南線戰場上的戰局脈落也不難發現:七戰七捷后,國民黨軍1個旅基本上不敢單獨出來活動;孟良崮戰役后,1個整編師不敢單獨出來活動;豫東戰役后,1個兵團也不敢輕易單獨出來活動了。

這一點,濟南戰役便是一個很好的佐證:面對王耀武十多萬大軍被殲,濟南城被攻克,敵徐州增援集團就是不敢前來,只是象征性地做個出兵的樣子便草草收兵。

看來,國民黨軍真的是被徹底打怕了。

其三,經過豫東戰役,我戰斗士氣徹底激活了。

在部隊士氣上,我軍一向高于國民黨軍。但勿庸諱言,我軍也有過低谷。比如華野自“七月分兵”后,進入魯西南的陳唐、葉陶5個縱隊“打得極為艱苦,在敵人重兵進攻下,部隊頻繁轉移,一直受敵人尾追,未能擺脫被動”。而留在內線的4個縱隊打了南麻、臨朐戰役,因為“輕敵等主客觀原因,也打成了消耗戰,部隊士氣大受影響”。

后來,華野雖然也打了沙土集那樣的勝仗,士氣有所好轉。但依然并未恢復到孟良崮戰役時的水平。通常,部隊的士氣除深入的思想政治工作之外,還有很重要的一條就是靠打勝仗來激發,這是硬道理。

豫東戰役后,與國民黨軍被打怕了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我軍的士氣徹底激活了,徹底上了一個新臺階。之后的濟南戰役涌現出的“濟南第一團”、“濟南第二團”等便是很好的注解。

而我軍士氣一旦徹底激發,革命英雄主義一旦徹底上來,那將是無堅不摧,那將是所向披靡。

其四,經過豫東戰役,我決戰時機徹底成熟了。

豫東戰役還有一個重要的意義容易被人忽視。那就是此役把戰役規模推向了一個新的高度。這個高度就是,我對國民黨軍的決戰時機徹底成熟了。

有人說,豫東戰役之后,國民黨軍再也沒有能力對我發動戰略進攻,或者說根本也不敢發動戰略進攻。那么從相反的角度來講,不正也說明我軍發動戰略決戰的時機條件都成熟了嗎?

有人說,沒有豫東戰役就沒有后來的濟南戰役、淮海戰役。帥克認為這是符合事物發展的客觀規律的,符合南線戰局遞進發展的客觀事實的。

十分有意思的是,豫東戰役,敵我在中原均集中了最大可能投入的兵力,這與后來的淮海戰役如出一轍。甚至,從兵力規模對比來講,豫東戰役的20萬對25萬,與淮海戰役的60萬對80萬的比例相差無幾;從戰役階段來講,豫東戰役是兩個階段,如果殲擊黃百韜兵團也算一個階段的話,算是三個階段也無不可;從戰法運用上來講,豫東戰役也是頻繁轉換兵力,多個戰場同時鏖戰,主攻與打援綜合一體......后來的淮海決戰很多戰局發展與豫東戰役何其相像。

某種程度上說,豫東戰役簡直就是淮海戰役的一次預演。

豫東戰役考辨:這一仗不是“慘勝”,而是怎么評價都不為過的戰役

相關文章
標簽/專題
頭條推薦
我要評論 返回頂部
30选5今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