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靖功高震主,被李世民大罵后反而沒事了,原來他倆都懂“厚黑”

2019-10-18 12:42 評論數:

封建王朝2000年,發生最多的事情便是“狡兔死走狗烹”。有人說這是因為君主多疑,有人說這是臣子功高震主,君王不得不殺掉功臣。

說白了,就是君臣雙方的利益產生了沖突。一旦沒了外部因素,臣子對君王的作用降到最低,那么剩下的便是君臣彼此間的利益爭奪。

君主稍一多疑,臣子稍一跋扈,君臣反目的事情或許下一刻便會發生。將原因歸為君主呢,還是臣子呢?似乎都不太合適。

無論什么關系,君臣、夫妻、父子、同事等等,人與人之間的相處都是相對的,你得付出心力來維護彼此的聯系,才能將雙方的關系往良性上發展。若雙方有了疏離,懷疑的種子便會深扎彼此的內心。

我們可以從李靖與李世民的相處來說明,君臣猜忌,互相殘殺的事情是可以避免的。

貞觀三年(公元629年),唐太宗李世民決定趁著東突厥內亂的機會,發兵滅掉東突厥。他命李靖為這場戰爭的總指揮。

第二年,也就是貞觀四年李靖以三千兵馬,攻破定襄并俘虜了蕭皇后。李靖因此被封為代國公。同年李靖率領大軍深入,攻破東突厥皇廷,殺敵一萬,俘虜了十幾萬人,頡利可汗也被俘虜,東突厥自此滅亡。

李靖建立了滅國大功,本來會被唐太宗大肆封賞。但這時候御史大夫蕭瑀眼紅李靖的功績,向李世民進讒言,說李靖縱兵劫掠,希望太宗皇帝嚴懲。

李世民相信蕭瑀的話,不問青紅告白便將李靖罵了一通。李靖呢也不辯解,只是扣頭請罪。

《舊唐書·李靖傳》御史大夫溫彥博害其功,譖靖軍無綱紀,致令虜中奇寶,散于亂兵之手。太宗大加責讓,靖頓首謝。

第一次讀到這段,我們也許會想李靖或許真的有罪,否則為何不加以辯解?但細細回想下來,其中難以理解的地方便越來越多。

這時候才是貞觀四年,李世民還沒有像老年那樣昏聵。面對蕭瑀的誣告,我們英明神武的唐太宗既不加以調查,也不先問問李靖是否有此事,上來就大罵一通,似乎有點說不過去。而且李靖也只是一味的謝罪,并不為自己辯解。

若我們往下深想,或許能發現李世民此處做法的用心。我在上面寫到李靖因為攻破定襄后被封為代國公,那么他滅掉了東突厥又該怎么封?難道李世民封李靖為王?

唐朝天下已經安穩十幾年了,滅國這樣的功勞已經很久沒有出現了。李靖滅掉了大唐曾經的大敵東突厥,我們可以想象李靖在軍中的威望有多高。若李世民封李靖為王,再加上李靖在軍中的威望,李靖會不會有其他的想法?

李世民是一個成熟的政治家,成熟的政治家內心都是冷酷的,他不會盲目相信他人“內心”的忠誠,他只相信自己。

面對封無可封的李靖,李世民能如何做?這時候蕭瑀出現了,這個蕭瑀若不是李世民肚里的蛔蟲看出李世民的“囧地”,他自己甘愿當一個“奸臣”,那么他的行為就是被李世民暗中指使的。

御史大夫明著與皇帝作對,暗中卻是皇帝的“忠實走狗”,否則御史大夫這個能隨意告人的職位,皇帝能放心交給一個非心腹?

有了蕭瑀的告發,李世民找到了“懲處”李靖的借口。他大罵李靖既是懲罰,李靖有了罪名便不能繼續封賞了,同時也是試探,李世民需要看看受了委屈的李靖有何反應?

李靖為你消滅了東突厥這個隱患,你不賞賜就算了,還污蔑對方,李世民臉皮厚不厚,心黑不黑?

李靖這人也是比較了解“厚黑”,比較歷史上在“功高震主”之后,能夠善終的又有幾人?可以說李靖深諳官場智慧,十分懂得揣測上意。這時候的李靖估計也在想著如何打消李世民對自己的猜忌吧。

李世民以“莫須有”的罪名開始了一段莫名其妙的謾罵,李靖立即就懂了:這是李世民對其“功勞”的處理,面對李世民的職責,李靖的臉皮“厚”著接受了,若是個臉皮不厚的人恐怕會與李世民吵起來吧。

李世民的罵不是為了讓李靖證明自己忠心,而是讓李靖的罪名成為事實。李靖明白唐太宗的用心,因此不為自己辯解,只求皇帝的原諒。

李世民看到李靖的態度,心里也放心了:李靖還是朕的李靖啊!李靖的“罪名”坐實了,自然不會有賞賜了。若這件事就此結束,李世民的做法難免讓人心寒,作為一個政壇老手,他自然不會讓此事結束。

等到這件事的風聲過去了(李靖滅突厥的風頭過去),李世民才對李靖滅突厥的功勞進行賞賜。要注意,這也僅僅是賞賜其功勞,并沒有讓李靖脫罪。而且這次賞賜將李靖放到了“左光祿大夫”這一官職,這是一個光有榮譽無實權的虛職。

李世民一直以財物、榮譽來“安撫”李靖,并沒有給其實權。因為李世民知道,大臣并非一開始就想弄權的,有時候他也是逼不得以。若要避免臣子弄權,就要在其權力與威望最隆重的時候,涼其一段時間,這樣對君臣彼此也有好處。

等到李靖被涼夠了,李世民便再次啟用了他。不僅為李靖洗刷了“罪名”,還讓其參與朝政。這一段時間,李靖若稍有不當的行為,那么其下場不一定會死,但肯定不會有出頭的日子了。

《舊唐書·李靖傳》

久之,太宗謂曰: “隋將史萬歲破達頭可汗,有功不賞,以罪致戮。朕則不然,當赦公之罪,錄公之 勛。”詔加左光祿大夫,賜絹千匹,真食邑通前五百戶。

未幾,太宗謂靖曰:“前有人讒公,今朕意已悟,公勿以為懷。”賜絹二千匹,拜尚書右仆射(相當于宰相了)。

李世民試探李靖,李靖則嚴格執行了自己作為臣子的操守。有人說李世民的做法太令人寒心。殊不知,這才是上位者“仁義”的表現。若盲目提升臣子地位,將其放到不可控制的地方,那么最終只有君臣爭斗這一條路可走。

若李世民是個狠辣的君主,那么他便會在突厥之戰后大肆封賞李靖,然后找個其他借口殺掉他。哪怕李靖自己如何躲避,也是跑不掉的。

從這方面來說,李世民也僅僅是臉厚,心還沒有徹底黑掉。

李世民的做法便是告訴李靖:你還當我是你的君主嗎?李靖便回應:我只是您的臣子。這有這樣的李世民與李靖這對君臣才是一段良好關系的典范。

有時候只有明白了上位者的真實“居心”,才能讓自己獲得更好的前程。“厚黑”一道,還是有用的。

相關文章
標簽/專題
頭條推薦
我要評論 返回頂部
30选5今天开奖号